是可爱不是油腻

【长得俊】《特务J》七夕贺文

◆ooc/BE

◆CP粉的自嗨,勿上升

◆架空,勿纠历史

◆如有雷同,不太可能

以下正文↓

《特务J》

“特务J,火柴棒,水才棒,都不如我的林彦俊棒。”

这是尤长靖留给林彦俊的最后一句话。

在1759年这个硝烟弥漫的时代,特务,是最为危险,也是最为高尚的职业。

特务J,行踪神秘,善于杀人于无形,手法极其诡异多变,执行任务共94次,从未失败,是这个时代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。

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,特务J,其实是两个人。

大厂里面,整整100个人正在里面谈天说地。这里,大概是这个时代,惟一一个没有战火和硝烟的地方了。手上沾满鲜血的特务们在这里卸下伪装,回归正真的自己,做着属于自己的梦,渴望着和平,和并不相识的人称兄道弟。所有人都把在这里的每一天,当做最后一天,毕竟特务永远没有明天,你出去了,可能就再也每见不到光明了。每天都有人在任务中死去,也有新鲜的血液进入。大厂就仿佛一个收容所,收集了所有特务的梦,还有……所有死去特务的尸体……

少数几个人知道,大厂的地下其实是一间墓室,这里至今为止沉睡这94个特务。尤长靖每次出任务前,总要拉着林彦俊来这里看一看。

“你这人有在无聊的吼,每次都要来这里。”

“是啊,是有够无聊的……”

面对林彦俊的抱怨,尤长靖少见地没有反驳,而是陷入了沉默。

“林彦俊,这次的任务尤其重要,请你一定务必完成,在你床头的柜子里有一封信,任务要是成功了,你回去就打开吧。”

在总部派来的车上,尤长靖突然转过头对林彦俊说到,他很少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,林彦俊在那晃神的瞬间,竟看到了他眼中的决绝,和一闪而过的不舍。

“干嘛啦,你今天很不对劲吼!”

尤长靖笑了笑,没出声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转过身来的那一刻,有多么努力地在控制自己的眼泪。

码头……

“到了。”

陈立农停下车,淡淡出声,打破了车里有些凝重的气氛。

两人先后下了车,趁林彦俊在一旁调试耳机时,陈立农打开了车窗,他看着站在车边的尤长靖,这个不熟的熟人,毕竟,特务最忌讳的便是情感,他犹豫了一瞬,还是开口说道:

“辛苦了。”

一句没头没尾的话,却换来了尤长靖的一个笑容,那是一个怎样的微笑啊……是决绝吗?不,应该是甜美吧。

“第95次任务:杀掉尤长靖。”

当耳机里传出冰冷的声音时,林彦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直到一直沉默的那人出声:

“我是敌方卧底,而你的任务,是干掉我。”

话音未落,尤长靖左手持枪,向林彦俊冲去。特务的本能让林彦俊在瞬间出手反击,两人一来一往间,竟未伤对方一分。

渐渐地,尤长靖的攻势弱了下来,一个失手,被林彦俊压在了护栏上,而林彦俊的抢,正顶在尤长靖心脏处。

数秒后,一声枪响划破了落日的天空。同时伴随的,是林彦俊耳机里冰冷的“任务成功”。

尤长靖离开后,林彦俊开始不吃不喝,对世界不闻不问。他似乎开始以这样幼稚而可笑的方式做着无声地反抗,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坐在床头,一动不动,在脑海里编制一个个可爱的梦,在他的梦里,尤长靖依旧笑着依偎在他身旁。

“林彦俊,我是陈立农。林彦俊。”

“嘘,别出声。尤长靖睡着了。”

“林彦俊!!你醒醒吧,尤长靖已经死了,被你亲手杀死的。”

“我没有!!!是那个傻子,是他扣下的扳机,是他……他怎么那么傻啊,我早该知道的,如果我早一点发现,大概,大概他就不会死了吧……”

没错,卧底是林彦俊,不是尤长靖。林彦俊才是该死的那个,尤长靖只是甘愿为他背锅。因为尤长靖喜欢林彦俊,所以他觉得,一命换一命,他赚了。

陈立农打开了林彦俊的床头柜,在空无一物的柜子里,静静地躺着一封信,那是尤长靖留给林彦俊的。

在尤长靖离开的第二个晚上,林彦俊打开了那封信,信里只写了一句话:

“特务J,火柴棒,水才棒,都不如我的林彦俊棒。”

林彦俊忍了两天的眼泪,终于还是掉了下来。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那天过后,林彦俊依然是特务J,却不在是敌方的卧底。

他终究还是等到了和平。

林彦俊的一生躲过了无数的追杀,却在战争结束的那个夏天亲手在当年的码头断绝了自己的生命。

在他坠入海里的那一刻,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他和尤长靖的一生:两人从小相识,一起接受特训,尤长靖总是很弱,可怜巴巴地向他求助,而他会一边嫌弃他,一边上前帮他;他总是会帮尤长靖藏他好不容易买到的食物;他总是陪尤长靖一起受罚;几年后他们组成了特务J,两人出生入死;后来他喜欢上了尤长靖,喜欢看他甜甜的微笑,喜欢听他唱歌,喜欢给他讲冷笑话,喜欢讲鬼故事吓他,看他怂怂地跑来和他睡;他们一起建立了大厂,建立了大厂的地下室,那时的他永远不会想到,那里的第95具尸体,竟然是他此生挚爱……在林彦俊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,脑里浮现出的,是尤长靖握住他的手扣扳机时的眼神,那一刻,他的眼里仿佛盛满了整个星空……

特务J,林彦俊自尽了。

有些人说,特务J的手上沾了太多鲜血,他是在以死谢罪。

还有些人说,林彦俊一生经历了太多,已经是半个疯子了。

只有陈立农知道,林彦俊是去找尤长靖了,因为他自杀的那天,是七夕节。

评论(2)

热度(27)